沉迷es中,这里都是堆着玩的东西。

我除草啦……………………………………………………………………

微草日常谜案之那个人和那晚飘来的麻小香

老短打了,写着玩的。
————————————

“哎我说,你们觉不觉得…”

说着话,刘小别手上功夫也全不耽误,知名手速达人在这场发生在毫秒之间的战斗中功成身退,得到了盘子里最后一块儿烤翅,大为满足地收回了筷子。而一旁败者袁柏清毫不掩饰啧了一声,眉眼间都是被夺食的愤慨。见此情景小辈高英杰连忙出声向后厨的师傅交代起来,“麻烦再来一份烤翅!”

“觉得什么啊?你倒是说呀!”梁方头一个耐不住,指节啪啪敲了两下桌面催促着。

刘小别不急不慢地又唆着鸡翅膀尖儿,仿佛刚刚挑起的话题只是为了获得战利品而使出来的障眼法,这才又开口了。“你们觉不觉得,咱们队长最近,特喜欢夜里头加餐?”

此话一出,大家齐齐扭过...

从医院回来看了46show的现场,五妹的新solo不要太美……挣扎着爬起来摸鱼,笔都留在画室了,唯一的水笔相当难用,相机还吞色🤕🤕

终于想起来,上来除个草,然后继续消失打游戏,沉迷小男孩儿的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第一篇叶王ABO,前情提要可以翻一下,后面两个写着玩的小车。

大理。

最近在回顾童年……画了个小朱雀。其实人家的真爱是青龙,毕竟我是一个肤浅的颜控(???
说来惭愧,自从高三开始集训,我一点时间都挤不出来浑水摸鱼了……虽然之前我也拖延癌的很严重。
啊,好想挖新坑啊。

随便存个段子

这个城市的冬天来临了。
徐泽抱着药袋子呆愣愣地杵在438号井口上,周围行人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又快步而过,没有人愿意在眼下把时间浪费在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年轻人身上。
十二日死去了大半,蓝绿色的阳光越发暗淡,在街道上四处游蹿的城安机器人正在为即将到来的长达十天的极夜做着最后的准备,这也意味着徐策已经踏上了回程,到达拉维奇斯东恐怕只是这两天的事情。
他颇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返回了住宅,就看见有个银白色的玩意儿正颤颤巍巍的踮着脚尖,想要去够橱柜上放着的半瓶果酒。
“老师。”徐泽从后面一手扶住他的腰,一手将果酒又往架子里推了一推。“您怎么下来了。”
他的声音平板得听不出一点情绪,却好像把对方吓得不轻。
“小泽...

叶A王O。我不依我要吃叶王肉我要吃叶王肉,把自己早年割的腿肉拉出来混个更。如果有人想继续看……我再炖吧。

吃了一发生肉怒入坑,小姐姐们太可爱了!老婆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钻出被窝怒摸一鱼

1 / 5

© 第十二律 | Powered by LOFTER